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st Mar 2007 | 嵐的小品故事 | (358 Reads)

   他倆藉人家姑娘夜裡在房内沉睡之時,偷偷從隔鄰的房爬進人家姑娘房,將那姑娘強姦了!還足足軟禁及輪姦人家姑娘有三天之多,我這做人家母親的三天不見兒子也沒追究去向。到第四天後,見那不肖子從姑娘房一絲不掛地穿着内褲回朋友房,我才得悉可憐姑娘被糟蹋了!當我邊駡不肖子邊進房看姑娘時,那姑娘光着身子攤在床上,氣若如絲,眼角不斷流着眼淚,情况苦不堪言。

如是這第五天凌晨,那不肖子吃過回味,在房内再次糟蹋姑娘,不管我怎駡怎為人家姑娘反抗,也被不肖子及小渾渾惡言相向及打駡,而各鄰里怕「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態度下,只好言安慰幾句及問候一下姑娘便算。

而姑娘沒有反應及回應只穿着白色恤衫蓋着一不掛的身體,呆坐在床沿邊望着一排、一排的大窗。在自言自語地哭着、哭着!這次巳是我最後一次見她,那晚,很不幸!不肖子及小渾渾還帶多名男子進入姑娘房。可憐的姑娘抵受不住煎熬,在那晚之後,在房内咬舌自盡了。自始之後,頭房租予過無數人但亦不長久,久而久之,我本想將此房封掉的,但股票不爭氣,一時忘本之下再度租予出去。整件事情就是這樣了。而據我所知我不肖子及其他曾有份兒糟蹋姑娘的人已近這年半多相繼不断死去的了!

所以……..所以!」包租婆唯唯諾諾地說著。 

「知了!得知了!」七叔道。

「但…….?」包租婆仍謹慎地向七叔問道。

「信我吧!我一定會辦妥的!你記著所應承我什麼就行了!」七叔再度嚴肅地向包租婆說道。

「當然啦!當然啦!我定必應承的!」包租婆承諾道。

七叔聽包租婆的承諾後,並和包租婆一齊進回屋内。而安仔亦因父親的命再度爬上梯上。手拿着一杯液體!狀怪怪的!不知是什麼?在場各人再見安仔爬上梯而議論紛紛着。

突然,七叔發出一聲:「潑吧!」安仔聽到父親的令,立即將液體從梯上潑向頭房内。

頭房内的舞小姐被潑淺到身上很濕並再無壓着似的,頓時在床上彈起床,立即開房門走出來。並暈在剛下梯的安仔身上!

「小姐!小姐!」安仔拍着舞小姐的面叫道。

「不用叫了!她一會就會醒的了!」七叔嚷道。

七叔被包租婆捉着行到一旁並說道:「怎樣?安全嗎?沒事吧!」

包租婆道。「沒事的!醒後送她到第二個地方居住吧!我想她不多不少也還會記得少許的!沒事的!信我吧!」七叔再三道。

包租婆頓時放下心頭大石般鬆了一口氣。

事後,舞小姐絕跡新填地街,再沒有人見過她了!而頭房方面,包租婆亦依據承諾租予頭房給七叔父子。(!)

鄭梓嵐 

[1]

他潑了什麼神秘的水啊... ? ^^


[引用] | 作者 沛兒 | 3rd Mar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

emoticon其實.......係尿來的!


[引用] | 作者 鄭梓嵐 | 4th Mar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