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8th Jan 2007 | 嵐的小品故事 | (230 Reads)

作品簡介:因一串藍蝴蝶狀的風鈴改變了一對戀人的戀愛命運,一句詛咒!一段承諾!擔任了深深不憤的記憶……

序:藍蝴蝶下的沉默是兒時記憶中的一段懸疑傳說,故事講述一串受詛咒風鈴,凡戀上者必不自覺間將幸福獻上為祭,如悄為一刻缺乏者必受詛咒,一生的詛咒依附著愛恨交集的承諾!究竟?是考驗?定或是預計不到的傷害折磨呢?

(故事開始!)

在鴨寮街的一個地攤檔有個婆婆在賣各式各樣的風鈴,在檔上有很多款色,玻璃式樣、絨布式樣、紙皮樣式、木製樣式、塑膠樣式等等種類範多,好不漂亮。行開深水埗鴨寮街我特別喜歡去看一下婆婆的地攤,很吸引呢!

每次細看的時候,我特別留意檔內的玻璃藍蝴蝶風鈴,很漂亮!我十分喜歡。所以,今次我再度重臨,決定買下這風鈴,當我付錢之際,婆婆以陰沉的說話向我詢問了一句:

「你現在幸福嗎?」

我奇怪地問:

「關事嗎?」

婆婆微笑道:

「當然!請答我!」

我猶疑答:

「幸福?算是吧!」

婆婆再道:

「有幾多?」

我問:

「能衡量的嗎?」

婆婆大笑道:

「當然能啦!所有幸福源於自我認為之內的!」

我亦被婆婆的笑聲感染,笑道:

「如有一百個百分比,算佔上七十分之多!」

婆婆聽後,說道:

「尚算能夠合格!」

我聽後更覺稱奇,滿腦疑問,但巳不敢再詢問下去了,怕的是婆婆不肯賣給我。在充滿猶疑及疑問之間,我仍在不停思想自轉中!當婆婆賣給我時,我感到十分幸福,從未試過充滿的幸福感湧上心頭。由付錢到離開地攤,心內仍想著和婆婆的對話。不禁有喜有悲。

拿著心愛的東西,總叫人充滿興奮。想常常看著,在怕損壞及保存不好間,充滿無形的壓力。活在顧累中是我的性格。我叫鄭苑琛,係一個凡事無所謂及無感覺的女生。但自從有一次和景灏聊逛間見到風鈴後,我相信我所謂的凡事無所謂及無感覺只係我一廂情願的徒然。

因由今天開始,我的幸福一定會因它而滿瀉。自我欣賞及陶醉是我每天要做的事。自己不愛錫自己會使每天過得白過的呢!我就係這樣的性格,沒辦法!

將風鈴掛在家唯一的窗前,緩緩的風將風鈴吹動!「咚、咚!」的鈐聲很悦耳,使心情很愉快!在望着風鈴那一刻,腦海突然湧上婆婆的那幾番說話。

「你現在幸福嗎?」我在想真的幸福嗎?再細想之下,我竟然個答案是:「算有吧!唉……」

問題在腦內迴轉,怎也像搜尋不到正確答案!

當思緒還未平復之際,家中的電話聲响起「鈐、鈴」!頗吵耳的鈐聲。我前去沙發旁接聽這使我心煩意亂的電話。說出一句不耐煩的語調

「喂!找誰?」

苑琛?

「對!是誰?」沉著不耐煩再道。

「家偉呢!」

「不在,還未回家!」晦氣道。

「那麼,我夜點再打來!」

「嗯!」未說再見這掛線問候語,便隨即蓋上電話。又是一個女生的查詢電話!

每晚如是,習以為常了!今晚,不知家偉幾點鐘才回家呢?唉!還是不要想太多了,免得傷心又傷身呢!放下妒忌及寂寞的胡想,從客廳收拾心情,轉身向洗手間洗澡出發去。凡事無所謂、不斤斤計較、凡事包容、忍耐!就是家偉對我評審的語法。沒法子呢!與其常活在悲傷哀痛之中,倒不如來過放下執著、偏見、妒忌及任性的心來得徹底!不是嗎?因我發現我想阻止亦阻止不了!花灑的水點迎面地撲向我,有種點滴落心頭的傷感,既感概又無奈,再次憶想反問自己,究竟?現在的我幸福嗎?是嗎?算是吧!

洗澡後,返回睡床床沿坐著細想幸福與不幸福的根據,反問自己還要等嗎?要嗎?

頃刻,有一聲開門聲,「卡」的一聲。男主角家偉悔氣地拋下門並大搖大擺地坐在沙發上發脾氣大叫道:

「琛,琛!鄭苑……琛!你在……那?」

「來了!來了!」苑琛見家偉醉醺醺的坐在沙發發牢騷,並醉言醉語的向苑琛大嚷道:

「你死到那裡去?還不過來服待我?」(續~)鄭梓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