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5th Nov 2006 | 嵐的小品故事 | (178 Reads)

作品簡介:承諾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誠信態度,承諾可為為口述及書面。但多數能有約束力的是以書面為居多!究竟?現今的人對日常生活、感情生活中能作出諾、遵守承諾又有幾多呢

(故事開始!)

第一回      《不甘受騙》

「我以真誠的態度在此發誓,現在所講的每一說話,盡是真實,並無虛言!」志雄在庭上對著各人說著。   

律師甲首先問志雄道:「沈志雄先生,請問在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下午六時三十分至七時正,這半個鐘頭內,你在那,正在做什麼?可否告知?」「我正在家中看電視!」志雄回應道。

律師甲繼續追問著說:「之後呢?還做了什麼?」

「之後,去了廚房泡了一杯杯麵來吃!」志雄回應道。

律師甲再問:「那麼吃完杯麵後,有什麼事發生了?」

「吃完杯麵之後,正當收拾東西之際,我在前望見對面屋的一男二女正在為感情的事而吵架!吵得頗激烈呢?」

律師甲再問:「既然吵得那麽利害!我想沈生必定會繼續追看下去的吧!對嗎?沈生。」

「係!」志雄回應道。律師甲再問:「之後呢?」

「之後,聽到其中一個女生指著那男生說:

「傑,你曾經諾這輩子只為愛我一個的!為甚麼現在你要這樣待我!就算我怎樣待你不好!你不應帶她來我們的家,甚至睡我們的床!難道你真的没感受到我的難堪嗎?你知嗎?她她畢竟是我的朋友來的。」那女生跪在地上哭著說。」

律師甲再道:「然之後呢?」

「另一妖艷些的女生搭訕說:「凝,傑巳放棄你了!不再愛你的了!因為你滿足不到他!」之後,跪在地上的女生驚訝道:「什麼……..!」

而妖艷些的女生再道:

「不明嗎?是上床喔!你能給予這需要給他嗎?凝,你要知道男人可不能沒有這些需要的!所以,二年前傑已和我不知不覺間戀上了。」跪在地上的女生哭著,沉默不語。

    而那男生本坐在沙發上聽她們你一言我一語的,但亦抵受不住持續的吵駡聲及哭泣聲,就大聲呼喝道:「好了!什麼也說夠了!不要再說啦!」

律師甲再道:「沈生,事情發生到這!之後,又怎樣!」

之後,跪在地上那女生從背後拿出一把刀剌向那男生!」

「抗議!抗議!」律師乙在法庭上喝止並再道:「法官大人,我抗議証人一口以直覺咬定我當事人從背後拿刀剌向男死者。」法官道:「辯方律師,有何申辯理由!」律師乙道:「根據証人剛才所述,男死者當時是面對我當事人,而我當事人亦由証人所述一直跪在地上飲泣,又何來從背後拔刀刺殺男、女死者呢?」「那麽辯方律師你即是說你當事人沒有刺殺男、女死者的動機嗎?」律師甲質疑說。

「控方律師,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難道,大家也相信我當事人是唯一生還者就等於她就是犯人嗎?」律師乙反問道。

「噫,不是嗎?兩名死者身中多刀失血而死,而當時案發現埸只有你當事人一人受傷倒地,不是她殺了人,難道是兩名死者互相撕殺嗎?辯方律師你可不曾記得女死者和你當事人是男死者的新歡舊愛既關係喔!更何况女死者死後被法醫驗出當時巳懷孕二個多月,那麽?不是你當事人含恨妒忌殺人,難道是女死者自殺!」律師甲堅決地說並呈上文件。

「抗議!抗議!反對控方律師的憑空描述!簡直在砌詞莫辯呀!法官大人,我亦有根據証明我當事人並沒有殺人念頭!」律師乙邊說邊呈上文件。

法官看過文件後,亦向控辯雙方律師及陪審員道:「根據上述資料証實,女死者及被告人均懷有身孕!辯方律師,但這不足以証明被告没有殺人動機的。」

「法官大人、陪審團及在坐各位,請大家試想分析,我當事人在証人沈志雄先生口述描繪是正在跪地飲泣,哭不成聲。

   當時巳面對懷孕的現實不特止還加上男友見異思遷及好友的橫刀奪愛。在多重打擊下,身心狀態巳跌至低點,直至她坐在犯人欄上亦呆若木雞。試問一個手無串鐵的女子,在當時這環境之下怎忍心去剌殺自己腹中塊肉的經手人呢。加上男女死者當時是處於健康狀態內,試問一名女子又怎能有能力刺殺兩名死者呢?」律師乙詳細描述道。

庭上觀看的人紛紛議論起來!

「叩!叩!肅靜!」法官敲起枱對控辯雙方律師說:

「好了!皆因被告精神狀况不穩未能自辯,再加上人生公平原則為理由,現在就進行結案陳詞吧!」

「法官大人、各位陪審員,雖然辯方律師提出了很多所謂的心理理據去証明被告沒殺人動機,但這也不能夠証明被告無殺人!以實際環境來說被告是唯一生還者。從這點已足以証明兩名死者是因被告的妒忌和怨恨而被殺!其實,最不幸的是女死者腹中胎兒,慘被一段感情解決不了的關係,無辜被殺!所以,法官大人、各位陪審員,懇請裁定被告殺人罪名成立。多謝!」律師甲堅决地說。

   繼而輪到律師乙準備結案陳詞之時。突然,在犯人欄內的凝暈倒地上,當庭警上前觀察之後,立即向法官大人大聲報告說:「法官大人,被告以齒咬舌自盡!當場不冶!」在場的法官、陪審員、律師們都不禁一怔!而律師乙亦不禁感嘆為何不能堅持到最後一分鐘呢!

   正當法官結案之時,在場搬運被告屍體的時候,有一封信從被告身上跌下,正在傷心的律師乙上前拾起信件,快看內容後即舉手示意法官大人停止結詞。

   當遞交到法官跟前看後,法官不禁臉色一沉並向法庭在坐各人道:「現因案件所有關鍵人物都離世的關係,基於人導立場為理由及建於法律公平為原則。現裁定案件終結。退庭!」  

事後,各人均到鄰近的警局錄現場環境口供!當離開警局時法官及律師乙在警局左右兩邊分別各自離去,但他們心只想到今次的案件,誰對誰錯也好!只是全歸於承諾背後的不甘被騙而己。(~)

鄭梓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