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Jan 2007 | 嵐的小品故事 | (230 Reads)

作品簡介:因一串藍蝴蝶狀的風鈴改變了一對戀人的戀愛命運,一句詛咒!一段承諾!擔任了深深不憤的記憶……

序:藍蝴蝶下的沉默是兒時記憶中的一段懸疑傳說,故事講述一串受詛咒風鈴,凡戀上者必不自覺間將幸福獻上為祭,如悄為一刻缺乏者必受詛咒,一生的詛咒依附著愛恨交集的承諾!究竟?是考驗?定或是預計不到的傷害折磨呢?

(故事開始!)

在鴨寮街的一個地攤檔有個婆婆在賣各式各樣的風鈴,在檔上有很多款色,玻璃式樣、絨布式樣、紙皮樣式、木製樣式、塑膠樣式等等種類範多,好不漂亮。行開深水埗鴨寮街我特別喜歡去看一下婆婆的地攤,很吸引呢!

每次細看的時候,我特別留意檔內的玻璃藍蝴蝶風鈴,很漂亮!我十分喜歡。所以,今次我再度重臨,決定買下這風鈴,當我付錢之際,婆婆以陰沉的說話向我詢問了一句:

「你現在幸福嗎?」

我奇怪地問:

「關事嗎?」

婆婆微笑道:

「當然!請答我!」

我猶疑答:

「幸福?算是吧!」

婆婆再道:

「有幾多?」

我問:

「能衡量的嗎?」

婆婆大笑道:

「當然能啦!所有幸福源於自我認為之內的!」

我亦被婆婆的笑聲感染,笑道:

「如有一百個百分比,算佔上七十分之多!」

婆婆聽後,說道:

「尚算能夠合格!」

我聽後更覺稱奇,滿腦疑問,但巳不敢再詢問下去了,怕的是婆婆不肯賣給我。在充滿猶疑及疑問之間,我仍在不停思想自轉中!當婆婆賣給我時,我感到十分幸福,從未試過充滿的幸福感湧上心頭。由付錢到離開地攤,心內仍想著和婆婆的對話。不禁有喜有悲。

拿著心愛的東西,總叫人充滿興奮。想常常看著,在怕損壞及保存不好間,充滿無形的壓力。活在顧累中是我的性格。我叫鄭苑琛,係一個凡事無所謂及無感覺的女生。但自從有一次和景灏聊逛間見到風鈴後,我相信我所謂的凡事無所謂及無感覺只係我一廂情願的徒然。

因由今天開始,我的幸福一定會因它而滿瀉。自我欣賞及陶醉是我每天要做的事。自己不愛錫自己會使每天過得白過的呢!我就係這樣的性格,沒辦法!

將風鈴掛在家唯一的窗前,緩緩的風將風鈴吹動!「咚、咚!」的鈐聲很悦耳,使心情很愉快!在望着風鈴那一刻,腦海突然湧上婆婆的那幾番說話。

「你現在幸福嗎?」我在想真的幸福嗎?再細想之下,我竟然個答案是:「算有吧!唉……」

問題在腦內迴轉,怎也像搜尋不到正確答案!

當思緒還未平復之際,家中的電話聲响起「鈐、鈴」!頗吵耳的鈐聲。我前去沙發旁接聽這使我心煩意亂的電話。說出一句不耐煩的語調

「喂!找誰?」

苑琛?

「對!是誰?」沉著不耐煩再道。

「家偉呢!」

「不在,還未回家!」晦氣道。

「那麼,我夜點再打來!」

「嗯!」未說再見這掛線問候語,便隨即蓋上電話。又是一個女生的查詢電話!

每晚如是,習以為常了!今晚,不知家偉幾點鐘才回家呢?唉!還是不要想太多了,免得傷心又傷身呢!放下妒忌及寂寞的胡想,從客廳收拾心情,轉身向洗手間洗澡出發去。凡事無所謂、不斤斤計較、凡事包容、忍耐!就是家偉對我評審的語法。沒法子呢!與其常活在悲傷哀痛之中,倒不如來過放下執著、偏見、妒忌及任性的心來得徹底!不是嗎?因我發現我想阻止亦阻止不了!花灑的水點迎面地撲向我,有種點滴落心頭的傷感,既感概又無奈,再次憶想反問自己,究竟?現在的我幸福嗎?是嗎?算是吧!

洗澡後,返回睡床床沿坐著細想幸福與不幸福的根據,反問自己還要等嗎?要嗎?

頃刻,有一聲開門聲,「卡」的一聲。男主角家偉悔氣地拋下門並大搖大擺地坐在沙發上發脾氣大叫道:

「琛,琛!鄭苑……琛!你在……那?」

「來了!來了!」苑琛見家偉醉醺醺的坐在沙發發牢騷,並醉言醉語的向苑琛大嚷道:

「你死到那裡去?還不過來服待我?」(續~)鄭梓嵐


| 18th Dec 2006 | 嵐的小品故事 | (262 Reads)

作品簡介:究竟?選擇是沉沒在咫尺中!定或是無奈中,在電話中聽見你細說過往的幸與不幸,在猶疑的二十四小時內不禁發現竟不自覺間戀上你,明知没有結果的將來也好,但仍頃刻願孤注一擲去學習愛你更多

序:在猶疑的二天,對你的感覺似遠亦近,聽你訴說幸福的憧憬,不禁使我感動。雖然,直到現才只不過是七十二小時的所謂愛,希望你喜歡!在此將故事送給你。

鄭梓嵐

(故事開始!)我在聊天室無聊地和別人閒聊片刻,仍不覺有什麼興緻的精采,悶著、悶著。

突然,軒的一句問候,使我在無聊中喚醒。一句又一句的你問我答。總覺稱奇,新手的我未曾試過網上交友的經驗,心覺別人過於急進和問題如一的表現使人煩厭。在眾多室友中唯獨軒的言語能遷就我的心意。我想這是一個緣份的繫連吧!

我那刻未認真想過,只著重去試探壞透的途徑使自己挽回自以為的愛,究竟?是要挽回?定或是意圖去尋覓另一戀情,內心不得而知!

巧遇軒的心意-晨早的喚醒!不禁使相信這是討歡心的途徑!奈何我還未有在意的心!第一次的閒談中,生病的玳,渾噩地睡在床上,身感熱盪。軒在電話中的一句又一句無心的關懷,使我警戎的意識,緩緩放下,將前所未有的痛苦、傷心,一一伸訴於你耳邊。目的只為將内心的鬱結能由陌生的軒中釋放出來。慍藏內心久之,並沒在意他有何感覺否!只管說著、哭著。

一次又一次的通電話,使我捨不下收線,內心想著究竟自己的目的在那?奈何去結上一段未曾認識的感覺!是自欺欺人?定或是不甘再次受辱?在思想上打轉!內心的爭扎及衡量,總不及軒的一言一語來得徹底!是錯的烙印使我一次又一次嘗試去傷害你!希望你在認識初期放棄你內心自以為了解我那感覺的愛。傷心是難免,但並不代表你不可放下!

只有一天的愛是虛無?定或是不甘心的祈望!那就不得而知了!人總在過程得到結果後而忘卻基本的,是你去教曉我面對哀傷的回憶裡重身振作的技巧!但過程中不止你沒時間,而我亦需時間去使我以往的烙印抹去,相信我!我會去學習愛你甚至乎付出更多!(完~)

鄭梓嵐


| 29th Nov 2006 | 嵐的小品故事 | (184 Reads)

第二回    《反悔》

「我容子華在此向上天發誓,由今天開始不會對藍芷恫的感情來浪費!今生只會對她好!永遠愛護她、保護她!」 芷恫望著子華誠懇地以三隻手指向天並向著天說最後的一句:「今生不變!絕不食言」芷恫見子華眼瞪瞪的望著她說那句話。隨後,芷恫感動到撲向子華懷抱,相相在家中互相擁抱著。 

芷恫一直相信子華真心愛自己,在每當夜深聽到子華從電話中說起迎娶她、日後婚禮的鋪排,甚至乎日後居住生活打算!這一些一些憧憬般的諾,仿似遠還近的在芷恫心内徘徊打轉。

戀愛使人幸福、快樂!我相信在看著文章的你們!應該會有不多不少的同感吧! 芷恫在自以為自己處於幸福的高處之時,萬估不到會又因一次真情剖白而跌到谷底。   

   有一次,子華和芷恫因一次約會的不兑現而鬧翻。處於車上的子華因轉換新工的關係!還未調適到新工的工作時間,再加上酷愛新工所帶來的新體驗!熱愛挑戰的子華,不禁地將精神及感情存放於新工中!少不勉會連愛芷恫的感情也漸漸轉營了!雖然,子華的努力奮鬥全皆因願芷恫有好日子而力創,但在芷恫的心裡卻劑於另一種心境和想法。久而久之,在同一時間大家都因各持己見及各執一詞而將鬧翻的程度提昇了!最後,因子華終於抵受不住爭吵的壓力,說出了一句放棄的說話:

「芷恫,不如我們之間算了吧!做回朋友好嗎?」在電話另一邊的芷恫聽後,不禁一怔!心亦隨之碎了!

「點解?點解?點解?你要講出這種說話來?莫非?你巳忘了你對我曾經許下的諾了嗎?」

子華聽後回應道:「芷恫,其實,我們之間有許多不合的的地方,例如:性格、活動、甚至乎連居住及飲食習慣也不同!那又怎能再維持下去呢?不要再糾纏下去了,好嗎?好讓大家之間好來好去?不是更好嗎?成熟點吧!」

   芷恫聽後,心禁酸及難奈!心情仿似一下間判下了死刑一樣,一刹間愛情巳像黄葉一樣飄走了!芷恫一時間抵受不住失戀的衝激,忿然合上電話收線,在徘徊執著與迷惘間,芷恫决定放棄生命,從家中大堂十四樓中忿然跳下自殺身亡。

芷恫死後,所有有關這段感情的承諾亦告一段落,到後來自疑為諾的永恆亦不及反悔討厭的心來得徹底而己。()

鄭梓嵐


| 25th Nov 2006 | 嵐的小品故事 | (178 Reads)

作品簡介:承諾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誠信態度,承諾可為為口述及書面。但多數能有約束力的是以書面為居多!究竟?現今的人對日常生活、感情生活中能作出諾、遵守承諾又有幾多呢

(故事開始!)

第一回      《不甘受騙》

「我以真誠的態度在此發誓,現在所講的每一說話,盡是真實,並無虛言!」志雄在庭上對著各人說著。   

律師甲首先問志雄道:「沈志雄先生,請問在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下午六時三十分至七時正,這半個鐘頭內,你在那,正在做什麼?可否告知?」「我正在家中看電視!」志雄回應道。

律師甲繼續追問著說:「之後呢?還做了什麼?」

「之後,去了廚房泡了一杯杯麵來吃!」志雄回應道。

律師甲再問:「那麼吃完杯麵後,有什麼事發生了?」

「吃完杯麵之後,正當收拾東西之際,我在前望見對面屋的一男二女正在為感情的事而吵架!吵得頗激烈呢?」

律師甲再問:「既然吵得那麽利害!我想沈生必定會繼續追看下去的吧!對嗎?沈生。」

「係!」志雄回應道。律師甲再問:「之後呢?」

「之後,聽到其中一個女生指著那男生說:

「傑,你曾經諾這輩子只為愛我一個的!為甚麼現在你要這樣待我!就算我怎樣待你不好!你不應帶她來我們的家,甚至睡我們的床!難道你真的没感受到我的難堪嗎?你知嗎?她她畢竟是我的朋友來的。」那女生跪在地上哭著說。」

律師甲再道:「然之後呢?」

「另一妖艷些的女生搭訕說:「凝,傑巳放棄你了!不再愛你的了!因為你滿足不到他!」之後,跪在地上的女生驚訝道:「什麼……..!」

而妖艷些的女生再道:

「不明嗎?是上床喔!你能給予這需要給他嗎?凝,你要知道男人可不能沒有這些需要的!所以,二年前傑已和我不知不覺間戀上了。」跪在地上的女生哭著,沉默不語。

    而那男生本坐在沙發上聽她們你一言我一語的,但亦抵受不住持續的吵駡聲及哭泣聲,就大聲呼喝道:「好了!什麼也說夠了!不要再說啦!」

律師甲再道:「沈生,事情發生到這!之後,又怎樣!」

之後,跪在地上那女生從背後拿出一把刀剌向那男生!」

「抗議!抗議!」律師乙在法庭上喝止並再道:「法官大人,我抗議証人一口以直覺咬定我當事人從背後拿刀剌向男死者。」法官道:「辯方律師,有何申辯理由!」律師乙道:「根據証人剛才所述,男死者當時是面對我當事人,而我當事人亦由証人所述一直跪在地上飲泣,又何來從背後拔刀刺殺男、女死者呢?」「那麽辯方律師你即是說你當事人沒有刺殺男、女死者的動機嗎?」律師甲質疑說。

「控方律師,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難道,大家也相信我當事人是唯一生還者就等於她就是犯人嗎?」律師乙反問道。

「噫,不是嗎?兩名死者身中多刀失血而死,而當時案發現埸只有你當事人一人受傷倒地,不是她殺了人,難道是兩名死者互相撕殺嗎?辯方律師你可不曾記得女死者和你當事人是男死者的新歡舊愛既關係喔!更何况女死者死後被法醫驗出當時巳懷孕二個多月,那麽?不是你當事人含恨妒忌殺人,難道是女死者自殺!」律師甲堅決地說並呈上文件。

「抗議!抗議!反對控方律師的憑空描述!簡直在砌詞莫辯呀!法官大人,我亦有根據証明我當事人並沒有殺人念頭!」律師乙邊說邊呈上文件。

法官看過文件後,亦向控辯雙方律師及陪審員道:「根據上述資料証實,女死者及被告人均懷有身孕!辯方律師,但這不足以証明被告没有殺人動機的。」

「法官大人、陪審團及在坐各位,請大家試想分析,我當事人在証人沈志雄先生口述描繪是正在跪地飲泣,哭不成聲。

   當時巳面對懷孕的現實不特止還加上男友見異思遷及好友的橫刀奪愛。在多重打擊下,身心狀態巳跌至低點,直至她坐在犯人欄上亦呆若木雞。試問一個手無串鐵的女子,在當時這環境之下怎忍心去剌殺自己腹中塊肉的經手人呢。加上男女死者當時是處於健康狀態內,試問一名女子又怎能有能力刺殺兩名死者呢?」律師乙詳細描述道。

庭上觀看的人紛紛議論起來!

「叩!叩!肅靜!」法官敲起枱對控辯雙方律師說:

「好了!皆因被告精神狀况不穩未能自辯,再加上人生公平原則為理由,現在就進行結案陳詞吧!」

「法官大人、各位陪審員,雖然辯方律師提出了很多所謂的心理理據去証明被告沒殺人動機,但這也不能夠証明被告無殺人!以實際環境來說被告是唯一生還者。從這點已足以証明兩名死者是因被告的妒忌和怨恨而被殺!其實,最不幸的是女死者腹中胎兒,慘被一段感情解決不了的關係,無辜被殺!所以,法官大人、各位陪審員,懇請裁定被告殺人罪名成立。多謝!」律師甲堅决地說。

   繼而輪到律師乙準備結案陳詞之時。突然,在犯人欄內的凝暈倒地上,當庭警上前觀察之後,立即向法官大人大聲報告說:「法官大人,被告以齒咬舌自盡!當場不冶!」在場的法官、陪審員、律師們都不禁一怔!而律師乙亦不禁感嘆為何不能堅持到最後一分鐘呢!

   正當法官結案之時,在場搬運被告屍體的時候,有一封信從被告身上跌下,正在傷心的律師乙上前拾起信件,快看內容後即舉手示意法官大人停止結詞。

   當遞交到法官跟前看後,法官不禁臉色一沉並向法庭在坐各人道:「現因案件所有關鍵人物都離世的關係,基於人導立場為理由及建於法律公平為原則。現裁定案件終結。退庭!」  

事後,各人均到鄰近的警局錄現場環境口供!當離開警局時法官及律師乙在警局左右兩邊分別各自離去,但他們心只想到今次的案件,誰對誰錯也好!只是全歸於承諾背後的不甘被騙而己。(~)

鄭梓嵐 


| 15th Nov 2006 | 嵐的小品故事 | (238 Reads)

(第三回)

睛在慢慢踱步回家之際,曾不停致電文迪手機,但最終不是文迪接聽電話,而是留言信箱。當每次致電接駁到留言信箱,睛心情總一沉,因她相信自己和文迪的感情完了!真的完了!心想究竟自己做錯什麼?總不能在生日前和自己心愛的人渡過。面上的眼淚又隨著流下!苦不堪言的感受呀!

   睛回到家!換過衣服,上床去睡之際,突然收到文迪的來電,語帶緊張地問:

「睛,你沒事吧!嚇死我了!睛!睛!」 電話另一邊的睛,沒說什麼眼只不停留著傷心的淚。

 而文迪從電話的另一邊自顧地說著不清醒的彥語。睛見狀在電話的另一邊對文迪說:

「文迪,我想你應該還未睡醒吧!倒不如去多睡一會,好嗎?」

文迪聽到睛的安慰語,便應聲道:

「好吧!那麽我去睡一會!睡醒致電給你!」之後,蓋上電話收線!睛亦相繼蓋上電話,再次返回床上,閉上雙眼入睡!  

直至到下午時份,睛漸漸從昏睡中睡醒。並在梳洗過後,走到電腦枱前將自己心裡的所有願望寫下紙裡放入許願瓶中。睛屋企有五個許願瓶,是朋友在去日本旅行時購買給晴的手信,每一個瓶上有一條紫色絲帶,沒代表什麼只是件很普通得徹底的禮物,但睛總特別喜歡這五個普通的許願瓶。

    每寫下一個願望將願望放入瓶內,放在枱上的一角。每天看著並每晚誠心許願,為的只祈求文迪愛自己更多而己。但點解總事與願違的呢?莫非是自己對愛愛得不徹底?定或是與文迪之間的感情巳去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呢?其實!睛只想道她愛文迪,而文迪又愛自己!奈何要使自己迷惘下去呢?心一想到這裡睛質疑文迪的心便軟下來了!(待續)

加藍  

| 14th Nov 2006 | 嵐的小品故事 | (196 Reads)

(第二回)  

  睛一直在淌淚。而文迪亦沒察覺什麼!仍繼續自言自語地說著。「睛,睛!」頃刻,文迪彷此料到什麼似的不停在電話中說著睛的名字。但睛仍一直沉默不語,沒作一聲。   不久,只聽到文迪感嘆地嘆一口氣,睛著重文迪感受說出了一段說話,「文迪,現在的我知道你的感受了,明白到戀愛既壓力使你累了那麼多,我終於知道原來我在你心裡是什麼位置了!我明白了!很多謝你給予我三個月來幸福的回憶!」睛說後,再沒說什麼!  

而文迪只聽著睛說後亦沉默不語起來。相對無言間,突然,睛起床到衣櫃穿起外出衣服,並仍聽著電話中的文迪在說著一些語帶悔氣與無奈的說話。 

當「卡」的鐵閘開門聲一响,在電話另一邊的文迪疑問道:「睛,你要出街嗎?去那?已凌晨時份夜闌人靜的夜深!幹嗎還要上街去?」睛回答道:「我剛失戀,想去散心一下!」之後,又「卡」一聲的鐵閘聲,睛把門關上。 

在夜闌人靜的對話中,文迪不停說著安慰睛的說話,目的只是不想睛半夜三更流連街上。但睛一路上在漫無目的地走著。為的只是不想失戀那寂寞的叮嚀使自己繼續難堪下去,皆因屋內實在太多文迪過往的影子存在。睛心想只要這刻離開這屋,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使自己更不安全,以此感覺來蓋著失戀的感覺,睛想一定可以使自己從失戀痛苦中挽救出來的。但她永沒想到本身的安全才是最緊要喔!總把應該上心的事不上心,而無關痛癢的就總沉迷著緊,睛就是這種感覺至上的人,不知道!是稱呼這種人的性格謂「感性」?定或是「不切實際的賤格、白痴」呢?

說著、說著。  

文迪亦說服不到情緒狀况不穩的睛,只能從電話的一邊聽到睛不停在街上步行的腳步聲及飲泣聲。  

久而久之,文迪亦不禁被酒意弄至疲倦起來,聽到睛的不就範和本著流連街上的心,再加上以“死”威脅的瘋語,文迪終於抵受不住,悔氣地說:「那麽,就隨便你吧!」收線及關上電話。此刻的文迪巳沒心情管到她在那,只知已到了忍無可忍的程度,懶理她會發生什麼,蒙頭大睡明天才作打算。

而睛被文迪收線後,情緒狀態更瘋,一個女生踱步地走上沿路上山的小徑,面對眼前的漆黑一片,心沒驚怕之餘,還本著放棄的心行著、行著。      

直至發現一小處暗光的燈柱下休息,睛在燈柱下突然想起文迪,因為文迪總喜歡在燈下的感覺,一想到文迪的以往不禁在山上大聲痛哭。在又泠又餓又喝的環境下。睛漸漸在燈柱下睡著了。   

直至陽光從昏暗天空上初露,睛才慢慢地睡醒,愕然被眼前的地方嚇了一跳。怎也想不到失戀的勇敢使自己在人家的祖先風水墓地附近睡了一晚。眼見三個頗裝飾雄偉的墓地,不禁心一怔。

睛心沒想到她會為文迪在這種地方睡了一晚。看後,便挺起髒了的自己,慢慢地踱步回家。(待續)

加藍 

| 13th Nov 2006 | 嵐的小品故事 | (189 Reads)

作品簡介:看着眼前的許願瓶,放下一個願望,目的是祈願挽回失去了你的愛。曾以為只要誠心許願,內裡的愛必會實現。雖然,明知道這只不過是憧憬的妄求,但我深信只要我還有一息尚存,我必定會繼續許願去愛你……

(故事開始!)

「你終於….都打回電話給我啦!」文迪半醉地在電話跟睛道。睛沉默不語,繼續在聽文迪在說話。「睛,你知嗎?今天由我放工開始,我一直非常擔心你!不停地致電你手機、屋企。亦未能跟你聯絡上。現在,我的朋友們剛離開我家,便收到你的電話。好了!你沒事!我便放心了!對不起!我喝酒喝得太多了!現在,都不知跟你說什麼好!你沒事吧!」文迪醉著說。
「文迪,你沒事吧!」睛終於開口對文迪說出一句安慰的說話來。「我沒事!有什麼事呀!沒什麼了!什麼事也沒有了!」文迪咆哮道。睛聽後一怔,沒再接上一句。「睛,不如我們做回普通朋友算吧!我已再不能欺騙你了!其實,跟你一起以來,我心仍放不下我的表妹嘉儀,我心一直有她喔!雖然,我知道她永遠也看不上我,但我心仍有她,甚至乎還有我以往愛過的女人。現在的我,真的很累了!累的程度已談不起任何戀愛了!你知嗎?當和你商量我今晚不能我你應約那刻開始,我就知道我們已不適合對方了!而本身我們的性格根本不配合,又奈何要去在糾纏間徊徘呢?」文迪不停地說著。

而電話另一邊的睛心不禁一沉,那種感覺彷似石沉大海,一片死寂。心想究竟自己做錯了什麼?為甚麼每次戀愛總會得到這種結果。(待續)

加藍


| 18th Oct 2006 | 嵐的小品故事 | (179 Reads)

作品簡介:如果在你的生命中尋找到畀我更匹配的戀人,你不如放心去和她一起吧!至少在愛情的角度裡她和你很相襯,而家住的景況亦很近,相比之下,我只能有給予你咫尺幸福裡一半的愛.......

(故事開始!)

「傑,我想問我是否再沒有機會?」儀流著淚對他說。

「儀,算吧!我仍會當作你是我的好友,我仍會對你很好的。」傑無奈地流著淚道。

「傑,點解?點解連一次機會也不給我。」儀傷心說。

「儀,我曾經給予你我最深的愛,但你永遠都總覺不夠,多次的打擊巳使我對感情略減,如不是你的出現,我想我今生今世也不會再接觸感情這玩意,因愛一個人實在太使我失意了。」傑感嘆道。

「傑,我知我曾經給予你太多感情的沖擊,但我巳錯了!我真的不想沒有了你!縱使你變了心,我亦相信緣份使我倆相識、相遇,必是我們大家所尋覓的另一半來的!請相信我給予我彌補對你的愛。」儀跪在地上請求道。

「儀………」傑只能道出名字後沉默不語。

「傑,我知我不能時刻在你身邊,亦知我倆的家相距很遠,既然,你現尋找的女伴與你各樣甚至乎連家住環境亦相近,那麼,我不介意放手,但我只想在我倆最後的一次約會中影一張合照,好讓我能留下紀念,這只是我對你的最後要求,行嗎?」

傑沉默一會便對儀道:「沒問題,這只少是我現在唯一可對你做的事。」

儀笑著流著淚點頭,而傑此刻亦將紙巾遞上。並輕撫儀的頭說:「傻妹

 

儀內心深感安慰,並以手拖著傑在影相咭片機前影下最後的一張合照。 不久,傑的手機音樂響起,在電話的另一邊是新相識的女友雲。傑聽到手機響起,隨即行到店舖的一角聽電話,而儀只獨自一人在影相咭片機前流著淚,此刻傑傾完電話回來若無其事地繼續和儀影合照。

影相過後,傑向儀說有私事要去,著儀自行乘車回家。

 

   臨別前,儀從後抱著傑並對傑說:「縱使你巳不再愛我,但這生我亦會繼續愛你。」話後並在傑上送了一吻,便低頭轉身離開。而傑見儀的行為後,亦不禁道出一句:「我倆仍然是好友,而我定會繼續待你好!」話後看看手機時間亦隨相反方向走了。

儀轉身走後,在銅鑼灣的行著,心內充滿徬徨,人如若目鷄不知去向。

走著、走著。

    終於,行到了傑家下的天橋,儀在天橋上徘徊流連,不願離開及前進,儀在天橋上望著傑家下的街景,不禁讚嘆這城市的?盛並自言自語說:「再美、再好的東西,亦有結束的時候,縱使你認為你愛的另一半是絕配,亦會去擁有另一半的一半既權利,究竟?我係你的一半?定或是一半既一半呢?」

儀此刻拿著與傑的相片照,不禁嘆氣一聲後,爬上欄杆上以頭落地的姿態跳下去。

儀跌落在一架剛行過橋下的黃色七人座位私家車頂上,車身隨即被血染成紅色,車內的司機被儀的身體嚇至到失色!並失控地將車撞上花糟,頓時整架私家車以半截的橫著路口,而儀的手被一時間的沖擊折斷了,跌在馬路上。

傑剛與雲去完街回傑家,見家前天橋下發生交通意外,一時間好奇下在擠擁的人羣中左穿右插,目的只是八卦而己。當傑穿過人羣真正進入眼廉的是一架車被撞上花糟,而一具屍體伏在車頂,而整架車身成為血紅色,恐怖情景使他產生憐憫!心想所為何事,點解見到此情此景竟沒反感之餘,還生了……愛的憐憫! 正當傑盡看警察、工人在場收屍體,控制環景,而旁邊的雲則在生怨地發脾氣時,傑這生想也想不到,他會因此悔疚一生。  

工人從車頂上搬運屍體落地一剎,傑想也想不到會見到儀。儀口裡一直流著鮮紅色的血,嚴重到當救護員急救她的一剎,更含著血噴了出來,在場的人仕,無一倖免地被儀噴到一身鮮紅。

傑這刻呆了!見著工人將儀的身體蓋上白布,並將手上她倆的合照遞交到警察跟前,眼見合照放進透明膠袋內,血黏著相片及膠袋間,變成一種油彩。 傑不禁哭得肝腸寸斷,一幕一幕的情景使傑頓時間歷歷在目。更不禁竭斯底里地大叫:「儀」(完~)

加藍

 


| 18th Oct 2006 | 嵐的小品故事 | (163 Reads)
(第八回)   結局篇!
上文提要:因婉玲的懷孕,使洛琳、志宏剛回復的戀情再次跌入深淵…………
 
「琳,為甚麼哭?」志宏緊張道。
 
洛琳沒說一聲,依舊低著頭流著淚。
 
「琳,究竟我們還能一起嗎?你其實知我由始至終,我愛的人是你。」志宏感嘆道。
 
突然,洛琳向志宏說了一句:「我們離婚吧!」並坐起身準備離開走廊。
 
志宏聽後,低下頭不禁流下男兒淚。並對洛琳說:「琳,我永遠不會忘記你!皆因我依然愛你!」
 
洛琳離開走廊時,聽到志宏這言,停住了步並說:「多謝你這句說話!我很開心你心裡還有我!來吧!我們要回家向媽解釋的了,不然她會很擔心的!」
 
志宏聽到洛琳對自己的安慰竟生起悔意,並向洛琳說:「琳!我以前這樣待你!你為何不生我的氣不特止,還待我那麼好!對不起,琳!」
 
「行吧!還這麼婆媽!志宏,不像你呢!」洛琳笑著拖住志宏的手說。
 
就這樣,他倆從金鐘地鐵站一直行至回筲箕灣,路途雖遠但兩口子感覺很開心。
 
直至到上父母家,父母親己板著臉坐在飯桌上吃飯,見到他倆回來,父親不發一言,只有在端菜的母親對他倆說:「你倆捨得回來了嗎?餸菜巳凍了!你倆還不快點坐下來吃飯!」
 
坐下吃飯時,十分寧靜,大家不發一言,總自顧地吃著。突然,洛琳對父母說:「爸、媽有事和你們商量!」
 
志宏媽笑著對洛琳說:「琳,有什麼事商討喔!」志宏爸亦不禁說句:「緊要的嗎?」
 
 
 
「爸、媽!緊要的!因我決定和志宏離婚!」洛琳笑著道。
 
「什麼!」爸媽同時大聲叫道。
 
「志宏,究竟你做了些什麼?為甚麼家嫂她……要說這種話來?」志宏爸拍著枱大聲駡道。
 
志宏沉默不語,洛琳見狀,替志宏說:「爸,不關志宏事的,是我貪圖榮華富貴另結新歡,所以,和志宏在平心靜氣下結束夫婦關係!」
 
志宏爸聽後恕氣更甚,並一巴打落洛琳的面上後說:「賤女人,你給我離開這地方,我們一家不想再見到你!」
 
志宏及媽見後,連忙向志宏爸說出情况的實情,但志宏爸仍一意孤行地認為洛琳的醜行不對,還駡他倆為何為此賤婦說好話。
 
志宏眼見洛琳為他掩飾,心極度難過,而志宏媽對著志宏一直沉默不語。
 
洛琳被志宏爸趕到街上,內心雖感到無奈但心裡不禁湧上絲愛意,畢竟她為志宏一家挽留返不關己的血脈。
 
志宏落街尋找洛琳,見洛琳正在斜路上行走,衝上前從後抱著洛琳並說:「琳,我此生只永遠愛你!」
 
洛琳停住了步,為的並不是因志宏的行為而感動,而是手上婉玲的報告令她愣住了!跌下了婉玲的報告,流下感嘆的眼淚,志宏還未知道奈何,只顧從後抱著洛琳。
 
「志宏,究竟你愛我有幾多?」洛琳問。志宏道:「很多!很多!為甚麼這樣問?」
 
「志宏,其實你早知婉玲肚內的孩子不是你的,是嗎?」洛琳懷疑問。
 
志宏冷靜答:「是!幹嘛?」洛琳不由得轉身並隔一點距離說:「什麼?為何會是這樣?莫非,你由始至終也沒愛過她嗎?但你們又不似沒有上過床?那麼她肚裡孩子!究竟.?」洛琳說到這裡被志宏的手蓋著咀,仿如示意給她別繼續說下去。
 
志宏平著心情對洛琳說:「琳,你知嗎?我不是對任何女生也有衝動的感覺的!對於婉玲我承應借她來遷恕於你,目的只是想你愛我更多而己。」
 
洛琳流著淚向志宏說:「志宏,對不起!其實,我真的愛你,但沒法子多!對不起!」
 
「傻妹!我知!我一早知!但我從不敢確認是否真實!」志宏感嘆說。二人沉默不語,之後,回志宏家。
 
過了數月,洛琳不敢再和志宏父母聯絡,而志宏一直向洛琳懇求收回離婚的承諾,但洛琳到最後還是決定離婚。
 
當天,八月十五日,有微雨,二人從灣仔政府合署的家事法庭裡解決了長達三年之久的婚姻。洛琳、志宏離開法庭,一路行至金鐘地鐵站的走廊內,洛琳突然面向志宏對他說:
「多謝你給予我這段婚姻!」之後,在志宏唇上留下輕輕一吻。而志宏站在走廊上輕擁著洛琳,在以吻還吻之下。志宏顯現有點不捨,並對洛琳說:「我永遠愛你!」
 
洛琳以手叩著志宏頭,而志宏再說:「雖然,我倆已正式離婚,但畢竟你曾是我張志宏的老婆,我們還會聯絡的,因我還.等.你.!」
 

洛琳笑著並轉身離開,只有志宏獨自一人在走廊中行著,洛琳偷轉身望著志宏的背影,望著金鐘地鐵站內的走廊,不禁從心裡說了一句:「再見!」 (完~)

加藍
 
 
 

| 18th Oct 2006 | 嵐的小品故事 | (178 Reads)
(第七回)

 

上文提要:洛琳、志宏對志宏媽說對不起,在大家互相相對無言下感到一份歉意...............

志宏媽為了打破沉默悶局,便首先開口道:「好了!回家吧!」繼而站起來朝公園門方向走,沒轉頭看他倆一眼。

洛琳、志宏見狀跟隨在志宏媽後沒作一聲。行了不久,再次回到愛民街的斜路上,志宏媽在跟前,沒作過一聲。 而繼後的志宏竟伸手以十指緊扣狀拖著洛琳行著、行著。隨後突然有一把聲音喚停了他倆的步伐。

「張志宏!」兩口子聽狀,便隨聲音方向朝去,而在跟前的志宏媽亦望之。

婉玲徐徐步前,眼內含淚恕視他倆,並在袋中拿出一份公文袋對著說: 「志宏,我......有.....了.....你......的......孩子!」婉玲口震地哭著。

志宏媽、志宏、洛琳三人聽後,不禁呆著。此時,街上一片寧靜。志宏媽沉默一會後打破悶局便說:「我先行回家,有什麼事情發生也好,待回再談吧!始終在街上人來人往,很不好看!」

志宏媽上前拖著洛琳離開,但志宏的手卻沒因志宏媽的拖著而放開過,像小孩子玩火車遊戲一樣,手拖著手緩緩地走著。 婉玲見狀,恕氣更甚,她眼見志宏沒因此話而放開洛琳的手去安慰自己,反而彼此間拖得更緊、扣得更甚,像鎖鍊一樣扣著、扣著,沒有一缺空隙。 志宏拖著洛琳的手不放,只轉頭望著恕目而視的婉玲在路上流著無助的眼淚,而洛琳夾在志宏、志宏媽中間,低著頭不發一言,只等待靜觀奇變。 婉玲頓時竭斯底里地大叫地哭著,愛民街斜路路上的街坊們紛紛在交頭接耳地議論著,志宏只一直行而呆望,他的手仍十指緊扣地拖著洛琳不放,洛琳不論怎甩志宏的手也甩不掉。

還竟聽到他說:「琳,不要再這樣待我,好嗎?我已受夠了,其實,你知道我愛你有幾多,對她有幾多的,奈何你竟甩我的手,拱讓我給她人?莫非?你由始至終也沒愛過我?」

        一路上,志宏媽依然拖著洛琳的手步行回家,婉玲仍依舊地在街上大呼小叫,這程度已吸引不少三姑六婆在圍觀,但志宏仍然是拉距著洛琳的手及婉玲的叫聲中,但到最後,志宏選擇了沒放洛琳的手仍在走著,皆因,志宏相信如他此刻放手,除了沒了老婆之外還有母親。在孝義的禮道下志宏內心仍僅有存在的。 而在路上的婉玲竟頓時停止瘋狂的呼喊,站起來拿著路人剛遞上的紙巾,憤然地抹了面上乾透剩餘的眼淚,還繼而拾起手袋,向志宏家反方向的路走著。途人見狀繼而紛紛散去,而地上只剩下一些剛抹過眼淚的紙巾及一份似報告狀的公文袋。 隨著途人的紛紛散去,洛琳在紛散的人潮中出現。並上前拾起公文袋折開看內裡的內容,看後的洛琳不禁愣住,而且不慎趺下地上。報告被風吹散滿地,在洛琳身後志宏突然上前拾回散在地上的報告,洛琳呆站在街上流著淚,志宏收拾回報告後,看也不看一下便放回公文袋內,並伸手拖著洛琳行著。

一路上行著、行著。

不久,行到當初他倆互相認識對方的地方---金鐘地鐵站,並在金鐘廊沿路的走廊一角坐下休息,志宏首先打破沉默對洛琳說:「琳,坦白說你愛過我嗎?」洛琳聽後沉默不語,只流著淚。

 

 志宏見狀愣住了,見著洛琳只流著淚,這究竟是代表愛?定或是有其他原因呢?(待續)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