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0th May 2007 | 嵐的小品故事 | (409 Reads)

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下午,陰有雨,心情:燥、煩厭、寂寞。

 

自五月四日晚在電話裡和你吵架後,心很痛,流下眼淚。

 

好想和你約會,好想見你。

 

但點解你一點思念我的心也沒有?是否巳厭倦我了嗎?

 

你知嗎?我一直流着淚寫著這日記喔!好傷心、好心痛!

 

是否我對你太好,你習慣了。所以,不珍惜了嗎?

 

還是我做得過多使你厭棄了吧!

 

每星期只可見你一次,平時只是電話通話聯繫。你覺得夠嗎?

 

由認識你直至和你相戀差不多巳一年了,由大家當初的珍惜、認定。

 

直至現在。

 

究竟?你還愛我嗎?

 

心裡還有我嗎?

 

今日,本約定我來港島和你見面的,但為什麼你一點期待見我的心情都沒有?

 

我在電話裡只跟聊聊數句悔氣說話而己,你就坦然答道:

 

「好吧!我想你都乘車乘累了!回家也好呢!」

 

聽了你這句頗自以為的問候,心内酸溜溜感更甚,心想奈何這樣的說話枉你還說得出口。

 

好無奈……

 

頃刻,巳再無話可說了嗎?眼角又流下傷感的眼淚。

 

唯一可做的是憤然地關上電話。

 

良久,沒再收到你的一個電話。是我錯了嗎?現在的我只想見你一面。

 

沒辦法!唯有忍着淚再次致電你。

 

話中的你,因我的妄求而變得煩燥,甚至乎覺得我橫蠻無理。

 

啊!天呀!為什麼思念一個人,想去見他而己。

 

竟然,得出這一個結果。

 

身處於西鐵站無奈的我,心裡剎那間頓入灰暗之中,失去了方向。

 

究竟?現在的我何去何從?

 

點解?愛一個人竟失去了方向,使自己迷失下去。

 

在西鐵站的扶手電梯處徘徊流連,左上右落於扶手電梯中,心情苦不堪言。

 

久之,才離開西鐵站。

 

一直行、一直行着。

 

自己一人流連於街頭,街道上五光十色的貨品,未能迅間吸引我的注目,痴迷不悟的我冒着雨仍在街頭上流連着。

全身濕透,不知去向。(續)

鄭梓嵐


| 6th May 2007 | 嵐的小品故事 | (330 Reads)

作品簡介:曾經自以為可以和你一起到老,沒料到感情經不起時間的沖擊而暗淡。原來,愛情亦有它的有限日期。過了便會淡而無味,甚至乎可被隨手拋棄……

序:嵐以為當有緣相愛、相惜,便不會相分。怎料…世事無絕對的恆久,只有無顧傷心的理由。點解?要因誤會而結合,了解而分開呢?塵世間,太多莫失莫忘,在此,希望將失戀滋味送給大家。 

 

鄭梓嵐


| 31st Mar 2007 | 嵐的小品故事 | (293 Reads)

第二回      樓梯下的哀怨,究竟為何猛鬼?

包租婆繼續道:

「那段時期樓梯的暗角位有一塊沒姓沒名的舊式企身牌,其實,那牌放在那位置巳有三至五年之多了,是我死鬼老公擺放的,實際為什麼擺放及目的就不得而知了!只知他在生時,總早、晚在企身牌跟前上香,而直至現在企身牌巳封塵及被垃圾封蓋住了!很久没再上香呢!由始至終,我都不太理會和過問他的事。

 

直至有一日,陳小姐又向我投訢頭房舞小姐在半夜吵嚷的呻吟聲,我不甘太多投訢擾嚷,唯有去跟她說個究竟。希望不要再因投訢、吵嚷這些事而纏擾。

 

怎料,那舞小姐總是唯唯諾諾或是求其敷衍回答了事。我當然心感不值啦!便和她在梯間拉距時,不小心把神主牌以腳壓斷了!我見狀便隨手將那牌連梯間垃圾一併拋落樓下大街,等垃圾强來清理囉!

 

點知第二日怪事就發生了!那日早上,即你倆父子見我碌落樓梯那天,當我一踏上樓梯幾級,竟然有嘢勾跌我。

起初,都不大為意,以為自己不小心左腳勾右腳跌下,再次上到樓梯一半時,又被勾跌碌下來,如是者,一次、二次、三次……..

 

很痛!很痛呢!直至到我見到你倆父子回來,我唯有顧全面子行到一旁,看看是不是唯獨我一個人被勾跌。

 

怎料,你倆父子竟相安無事地登樓梯回家!我眼見狀,心有不甘便本着嘗試的心繼續一試。結果……如料一樣,我又再次被碌下來。後來,心力交瘁之下,唯有暫寄住親戚的家。

 

就是這樣!我回不了家!怎辦呀!七叔!」

 

七叔經深思熟慮後,決定再幫包租婆一次。

 

首先,七叔為了有效地處理解決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决定在屋内找出一些人是與包租婆老公相識甚載的。

 

然後從這些人口中詢問包租婆老公生前的既事,被選中的是住在廚房閣樓的算命先生。而他亦是下回故事的主角。

 

七叔相約年紀老邁的算命先生到附近茶樓品茗,在言談間,算命先生講述了很多(言哥)包租婆老公,生前的生活習慣及每天或週末活動的去向。

 

包租婆是個喜歡般弄事非、挑撥離間的人。常使言哥做人頗為艱難,在兩人相比下,言哥確是名好好先生。

 

當七叔在閒聊間故意問道耐何樓梯放了一塊沒姓沒名的舊式企身牌時,只見算命先生顯得說話比較保守及嚴謹。和之前分享敍述言哥生前的事來比較,明顯這塊牌内隱藏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本想再在言談間繼續查問的七叔,怎料,突然令本身蒙在鼓裡的算命先生妨如洞釋先機般坦言向七叔作一個反客為主的試探,而一向自以為是的七叔亦不慎被算命先生來一個反攻難守的盤問。

 

好一次「事不關己」的境況,使七叔這個閒人在不知不覺下再次跌落下一回的故事之内。被一連幾次的惡意相向的反問,不多不少令七叔有點無地自容,但在自以為是的驅使下,想了解真相,唯有如實地向算命先生道出一二。

 

「哦!原來那三八惹上污槽嘢!甚至連有家亦歸不得!都算上天還言哥一個公道了。」算命先生抹着小汗巾揶揄地偷笑道。

 

聽言後的七叔亦不禁應起隨風擺柳的特性,跟著算命先生揶揄包租婆一番。(續~)

 

鄭梓嵐


| 31st Mar 2007 | 嵐的小品故事 | (289 Reads)

作品簡介:自在網海上遇上了他,在不知不覺中堪入了愛情的迷惑裡,不能自拔………..

究竟?是所謂的愛?定或是自欺欺人的感覺?

在此,送給他。

在聊天室望着無數的對話字海裡,我不禁感嘆現今的潮流文化竟使人與人之間生了虛構感………..

我在做什麼?為什麼?

在文字中,不停湧現虛疑的感覺,原來,我是不適合在這個網絡世界生存的。唉!救命……….

在準備離線時,突然………

一句問候!

使我怔了……..

軒少?是誰?

我心不禁湧上很多疑問?他是什麼人?做什麼工作?幾多歲?真名叫什麼?

很奇怪!我竟然對一個素未謀面而活在文字網海裡的人產生了不必要的好奇……

點解?我竟…….而現在我又應該點做好呢?

講真話定…….說謊話?

在網絡的世界裡,有一條遊戲規則是互相虛疑,直至真正相約見面。

不自覺的思考中,我望着家中的直身鏡,鏡中反影了現在受困擾的我。我不禁再次感嘆自己的無知及幼稚。竟不自覺被一個陌生人的一句無關痛癢的問候語而嚇倒。

再次見電腦上不斷湧上的問,頃刻我終於知道我應該怎做!

我對他講………實話。

心想只有真話才不用去構思!不用有内疚感。何況,在網海裡你不認識我?我不認識你?我怎講他亦只會想我是說謊,又何必太過著意一個不認識自己的人對自己的誠信呢?

在如此同時,亦有另一個叫生蠔的人在搭訕。

自始,我再沒認真地考慮過我是否適合在網絡世界上生活。

很多不斷湧現的新鮮感及刺激使我昏途。我不敢承認被自己的天真及無知使我去麻木追求憧憬的幻想。但那種感覺在摸不到而虛構間使我充滿好奇及滿足感。亦認真了解到真實的世界未必給予倒的滿足。

我這算是戀愛嗎?

是?不是?

我很害怕,面對真實的你和網海虛疑的他。

生活永遠在選擇的左右為難之中,達不到終點,尋找不到出口。

愛,我承應認識少!了解少!感覺少!但不代表我不懂去愛。亦不代表我不需要認同和滿足的愛。

永在選擇的左右為難中,不知去向……….

害怕,是我唯一選擇逃避你和他的方法。

唯有害怕才避免接觸他、見面他。

唯有害怕才使關係未發生前暫止。

唯有害怕才不免自己去受傷害。

但我仍想告訴他我曾經被他的承諾感動過,有為營做他的出現而接受過、安排過、選擇過。

無奈,我是位非常、非常慢熱及要時間根據的人。

相信我!我有愛你還是愛過你!

可惜,亦不禁要放下你(~)


鄭梓嵐


| 31st Mar 2007 | 嵐的小品故事 | (280 Reads)

作品簡介:在等待中等候捨離的感覺很不好受,亦相信壓根兒生起了絲絲的不捨及擔憂,究竟?是我從前在著緊處產生不多?定或是怕內疚的捨離使感覺挽留不了的……愛?

身心在疲倦間漸漸被電話聲吵起,緩緩地拿起聽筒,隨隨地閒聊數句才發現時間頗近了。

電話蓋上後,心不禁緩起失落,相信原來愛並非唯神想說是恆久忍耐,永不止息。感嘆就算怎想怎學亦難一點隨心地有同理心的方向去對考這思路。

眼見時間越來越緊逼,不由得將怠慢的心喚醒起來,深信能準時到達參舆活動的。有方向!有目標!好之不過。

下了家下的大牌檔吃早餐,叫了一款不願意的早餐,漫不經心地等候著,面對眼前的女兒,心不禁湧上一絲絲的愛意。

我是個容易受傷害的人,永遠將人隔於千里之外!對象永不遺留任何一人,包括跟前的親女兒。

但從今之後,因這次的經驗使我深信我能有捨離的感覺,但內心深處是存有絲絲的不捨及內疚,希望沒一刻……分離。

事緣於吃早餐的時候,發現醬汁遺於咀邊,正想在手袋中尋找紙巾抹之時,發現衝於上街忘了攜帶便紙。於是,命女兒趕去便利店購之,怎料,女兒在過多分鐘還未折返。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貌本不著急的亦不禁隨之湧上心頭,很惶恐喔!為何突然這種捨離的感覺竟這麼重?心不禁思前想後喚起不必要的記憶。擔憂湧現之前亦要面對現實的方向---結賬。

在袋中徬徨尋了數片,亦不見錢包的去向,究竟?它和她在那裡?知否人家很徬徨及擔心的呢?怎辦?

突然,一位離我枱不遠的座上客喚醒我的徬徨,著手示意地告知我錢包只謹跌於我脚下範圍,一句示意,使我安穩下來。繼而鎮定地步入便利店尋求不知去向的女兒。

步入便利店,發現女兒手抱著之前她向我提及的手語雜誌,心頃刻湧上一點安穩。

一段很不起眼的小經驗插曲,使我內心作出起伏不定的迴響。原來,一件平凡經驗,在刹那間的感覺會那麼窩心的。(完~)

鄭梓嵐


| 4th Mar 2007 | 嵐的小品故事 | (347 Reads)

第二回      樓梯下的哀怨,究竟為何猛鬼?   

如是這七叔及安仔在那次的事件後,搬進頭房竟相安無事!甚至乎幸運到剛當年的港督對當時偷渡潮也感起於憐憫,决定特赦!就這樣,七叔得悉消息後,當然係第一時間返屋企捉住安仔去辦手續啦! 

「終於,拿到身分證了!以後無需再待在家中發呆了!我可以去找工作了!」安仔一出灣仔政府綜合大樓便大聲地向天呼叫著。

在安仔身後的七叔亦因安仔的釋懷而歡笑著。一下子彷似因一張身分證使兩父子的感情拉近了。

「行吧!肚餓嗎?不如去食你想了很久想嘗的魚蛋粉。好嗎?」七叔上前踏着安仔肩膀說。

「爸!真的嗎?」安仔雀躍回望到。七叔並無回答,只摸著安仔的頭,兩父子相繼而笑著到粉麵檔出發去。

食過麵,兩父子乘小巴回旺角新填地街,當接近上樓梯之際,突然見包租婆連人帶剛買的餸菜滾下樓梯。滿梯都是蘋果、橙、菜。甚至乎連零錢也怖滿一地。而被跌滾下來的包租婆只盛怒著抬着腰,念念有詞地咒駡著。

怨念不堪入耳,而當時她狼狽情況使人不禁轉背揶揄一番。見到此情此境的七叔父子亦不禁呆了!因為,眼見包租婆無論怎努力嘗試當撘上第三級樓梯,難免又被勾跌,滾下樓梯!跌落回大街之上。

好不堪言的情況喔!跌到受重創的包租婆亦心灰意冷之下,改遷到親戚的家暫住數天。

但日子一天一天的過,無論任何人經上址樓梯回家都安全沒事回家。唯獨一個人會受傷,就是包租婆。   

有一日,七叔無事作閒聊房中聽收音機,屋內的電話響起,如平時,這任務必屬包租婆接聽的,但近日連串鐘聲響起亦聽不到包租婆的大叫、每早的無關痛癢的咒駡及唯唯諾諾的挑燈撥語。七叔也堪覺稱奇?奈何這屋的獅子往那裡去了?

在連串的奪命追魂聲,七叔才在思考的過濾中醒回。在埋怨煩燥的心理下,不情願地從頭房行至小廳那門旁的電話中,漫不經心地接聽道:

「喂,找誰?」

「七叔,我呀!包租婆呀!」

「包租婆不在家呀?你是誰呀?找她有急事嗎?」七叔依舊道。

「七叔,你不是老蒙了嗎?連我的聲音也認不出?」頃刻,如夢初醒的七叔才尷尬地弄出笑意說著:

「嗯!對不起!包租婆,我今天休息睡久了!剛才還未喚醒喔!什麼事呀?還有,這幾天也不見你回來!難道過了大海賺了一大筆嗎?」

「賺你的頭才是!七叔,到開玩笑了呢!現在倒沒心情去笑喔!」包租婆嚴肅地說。

「怎麼事那麼凝重喔!包租婆,不妨直言說個究竟吧!」七叔回答道。此時,包租婆語帶凝重的對七叔說:

「是這樣的!幾日前,往廟宇拜神求纖,求得一支中纖。纖文卦係:

第三十五枝 中吉  唐僧取經

天將降任此其人,筋骨先勞苦彼身
莫謂景佳來可易,貧窮富貴有前因

  「天將以大任降此人,必先以貧窮勞苦其身,莫謂富貴發達,佳景來得輕易,人之貧窮富貴有前世因果也,求得此簽者,要立一片善心,凡事勿辭勞苦,將來必有報應,就此簽而論,有佳景二字,實則此簽有吉而無凶,但必先要一番艱辛,不修善則富貴不來也,此先難後易之簽,要慎防小人口舌。」 

「個廟祝還說,我一定會在貴人幫忙的!叫我記住:《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這彥語,想了幾晚,終於想起七叔你上次的幫忙。所以,想你再幫多一次而己。再者,初期你倆父子是偷渡客我也冒險收留你們,不多不少也……。」包租婆尚未說完,電話另一邊的七叔也待不住包租婆語帶威脅而說:

「得!得!得!别說癈話了!我應承就行啦!繼續吧!」七叔不耐煩地咬着煙說着。

「嘿!嘿!難得七叔深明大義,幫我這忙!那我就說個究竟吧!事源於在頭房事件開始時,我還為頭房吵嚷的事而煩惱,每天在吵嚷中渡日,畢竟會使心情比較低落。」包租婆說到這裡。七叔心裡頓然感嘆道:

「你這潑婦,心情起止大落,應該精神為之一振才對,平時百無了賴再細說是非,理人閒事。何會心情差距呀!」

繼續聽著她大吐不快,而七叔自顧地抽煙輕挑了事。好一種心情難代的對比。(續~)

鄭梓嵐

 

| 1st Mar 2007 | 嵐的小品故事 | (358 Reads)

   他倆藉人家姑娘夜裡在房内沉睡之時,偷偷從隔鄰的房爬進人家姑娘房,將那姑娘強姦了!還足足軟禁及輪姦人家姑娘有三天之多,我這做人家母親的三天不見兒子也沒追究去向。到第四天後,見那不肖子從姑娘房一絲不掛地穿着内褲回朋友房,我才得悉可憐姑娘被糟蹋了!當我邊駡不肖子邊進房看姑娘時,那姑娘光着身子攤在床上,氣若如絲,眼角不斷流着眼淚,情况苦不堪言。

如是這第五天凌晨,那不肖子吃過回味,在房内再次糟蹋姑娘,不管我怎駡怎為人家姑娘反抗,也被不肖子及小渾渾惡言相向及打駡,而各鄰里怕「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態度下,只好言安慰幾句及問候一下姑娘便算。

而姑娘沒有反應及回應只穿着白色恤衫蓋着一不掛的身體,呆坐在床沿邊望着一排、一排的大窗。在自言自語地哭着、哭着!這次巳是我最後一次見她,那晚,很不幸!不肖子及小渾渾還帶多名男子進入姑娘房。可憐的姑娘抵受不住煎熬,在那晚之後,在房内咬舌自盡了。自始之後,頭房租予過無數人但亦不長久,久而久之,我本想將此房封掉的,但股票不爭氣,一時忘本之下再度租予出去。整件事情就是這樣了。而據我所知我不肖子及其他曾有份兒糟蹋姑娘的人已近這年半多相繼不断死去的了!

所以……..所以!」包租婆唯唯諾諾地說著。 

「知了!得知了!」七叔道。

「但…….?」包租婆仍謹慎地向七叔問道。

「信我吧!我一定會辦妥的!你記著所應承我什麼就行了!」七叔再度嚴肅地向包租婆說道。

「當然啦!當然啦!我定必應承的!」包租婆承諾道。

七叔聽包租婆的承諾後,並和包租婆一齊進回屋内。而安仔亦因父親的命再度爬上梯上。手拿着一杯液體!狀怪怪的!不知是什麼?在場各人再見安仔爬上梯而議論紛紛着。

突然,七叔發出一聲:「潑吧!」安仔聽到父親的令,立即將液體從梯上潑向頭房内。

頭房内的舞小姐被潑淺到身上很濕並再無壓着似的,頓時在床上彈起床,立即開房門走出來。並暈在剛下梯的安仔身上!

「小姐!小姐!」安仔拍着舞小姐的面叫道。

「不用叫了!她一會就會醒的了!」七叔嚷道。

七叔被包租婆捉着行到一旁並說道:「怎樣?安全嗎?沒事吧!」

包租婆道。「沒事的!醒後送她到第二個地方居住吧!我想她不多不少也還會記得少許的!沒事的!信我吧!」七叔再三道。

包租婆頓時放下心頭大石般鬆了一口氣。

事後,舞小姐絕跡新填地街,再沒有人見過她了!而頭房方面,包租婆亦依據承諾租予頭房給七叔父子。(!)

鄭梓嵐 

| 27th Feb 2007 | 嵐的小品故事 | (448 Reads)

作品簡介:

在舊式的新填地街橫建了很多戰前舊樓,而多個猛鬼的故事發生於其中一座中,故事源於嵐父的口中。究竟?當嵐父口中的主角住進這座大厦第一天開始,怪事怎樣地在發生在嵐父所述的主角身上呢?


第一回    被鬼壓究竟為何?

五十至六十年代,是偷渡客湧入香港的高峰期,故事主角安仔及其父親七叔剛從澳門偷渡來港,投靠香港這邊的遠親。在親戚安排之下,他和父親就寄住於新填地街XX號二樓A座一版間房中,版間房屬戰前樓,一所A座連閣樓及後梯廚房暗角位也散租出去,前前後後共每房計連包租婆共八伙人居住,而安仔及其父的房屬細房門口位,剛夠放一張舊式鐵架上下格床,其餘的物件一件也放不下。幸好他倆父子偷渡來港時,將所有行李拋於公海,否則,難免會有點兒擠迫呢!

主角安仔二十餘歲,大好青年終日遊手好閒於房中,頗悶!又基於沒身份證,難免怕一上街會被警察抽查到後遣返原居地。所以安仔父親七叔千叮萬囑安仔如無必要,最好別下街去。致於相比之下因七叔年界五十有多,白髮斑斑的。在當時的警察巡邏中甚少抽查此類人身份證的。「平安無事」算是七叔當年的生活寫照。

有一晚,頭房(即房有一大排窗,最近馬路的房間)新來了位住客,她是一位舞小姐來的,皆因工作地點近於附近,每晚凌晨時份大約兩三點左右就會帶醉回家,每次回來總是在房裡發出呻吟的聲音,雖然並不大聲但呻吟聲總是維持二至三個鐘,對住這頭房的對面另一邊頭房阮氏夫婦和這頭房一板之隔的鄰里陳小姐及其男友來說,算是對這兩伙人是一種騷擾!

包租婆曾因兩租户的投訢對這舞小姐作過多次口頭警告及當面責駡的,但舞小姐總不是醉薰薰的回應?便是答得迷迷糊糊?使包租婆總是氣得七孔生煙。

「長始下去,不多不少也會因少失大!」包租婆經過多番思慮,終於經兩住客的施壓下,公然到舞小姐工作的地方,當面藉著她還未深醉前跟她終止租約。怎料,包租婆上到舞小姐工作的地方,才得悉她巳有數天沒有上班了。

在無計可施下,包租婆唯有回頭房吵醒疑為正在熟睡中的舞小姐。

「不吵尤至可,吵起把鬼火!」不論包租婆怎拍門?怎敲門?她疑為在房內的舞小姐仍然依舊沒開門作過一點回應。

越拍就越生氣!!在各住客的包圍及推擁下,反則使包租婆更覺面子難堪。

在忍無可忍下,包租婆命安仔班着一把梯來。示意他爬上去看房內的究竟?一看之下,發現舞小姐真的睡在床上,但奇怪的是她雖睡在床上,但雙眼瞪起求救及驚嚇的樣子!當舞小姐在無可奈何之下。突然,她見到安仔在偷偷地左張右望,像看到自己的景況,但始終被東西壓着一樣動彈不得。安仔見狀,詳述給梯下的各人。各人得悉後更議論紛紛。好不堪吵的情景。此時,只有二個人算是最靜態的吧!第一個是「最先吵、最早收聲」的包租婆,她聽到安仔所形聲繪影所述的怪事後,心不禁一慄!面色頓如青白,不再搭訕一言。其次,第二個人是安仔父親七叔,如其冷靜如惜,默看週糟的人、事後。立即命安仔從梯下爬下來,着意他去辦一件事。而七叔彷似洞釋先機頓時向在場鄰里大聲說:

「好了!好了!人家姑娘的事要那麼多人大費周章地涉及嗎?畢竟人家是女兒家來的,還令我兒爬上去偷望人家的狀況,萬一人家姑娘突覺不值,拿我兒追究便不得了呢!包租婆,你都算是大整古了。」七叔嚴謹地說着並下意識地眼瞪包租婆一下。

包租婆見七叔似寓意深長,並更流下一滴彥汗。尷尬地有意拉着七叔到屋後樓梯去。

「七叔,究竟?為什麼你知道發生何事?」包租婆驚慌地向他詢問道。

「哼!果然我估計沒錯!那房原來真有污穢的東西在。」七叔坦然回應。

「七叔,别說得那麼大聲!萬一被其他租户得知我的地方有污穢的東西,那難保還有人敢再租住下去呢!」包租婆鬼鬼祟祟的細聲向七叔道。

「那你想怎樣算呢?畢竟有人在裡面受着苦喔!你是業主!亦要不多不少作出責任呢?不能就這樣掠過就算的!」七叔訓事地向包租婆說著。

「七叔,別在這個時候,說這些話好嗎?現在要解決件事為重要呢?」包租婆難堪地回應道。

「我早預到你這樣說,幫你没問題!但有條件的!」七叔向包租婆說。

包租婆凝重地似被威脅着似的。心想應承否呢!

沉默不語!猶疑頓生。

七叔亦避免談得過久,影響了命安仔去做的計劃,所以,斬釘截鐵地向包租婆說:

「你别亂想太多!我不是要求錢銀這些,我只是希望今次如幫助你解脫困難。那有鬼的房間就便宜一點租給我倆父子吧!」

包租婆聽後,呆了一怔地望着七叔更滿腦疑劃地問七叔:

「七叔…..什麼?你不是跟我開玩笑吧!明知房有污穢的東西還敢租住。便宜給你不是問題!但你不怕鬼嗎?」

「唓!我還疑為你會對我說什麼?怕?有什麼可怕?别儍呢!我老頭兒連香港也敢來!還怕這些空氣的不成體?那污穢的東西之所以作此事,全因你所種下及不喜歡那大姑娘而己。至於,内裡那污穢東西的來歷,我不多不少也要知悉的,難免連我也鎮壓不住的話,你休想還有人租住你的地方呢!」七叔直言地道。

「那麼………..說吧!那頭房本是租住給一名剛由大陸來港尋親的女生的,那女子雖是新移民,土氣的鄉村姑娘,但樣貌端正討好、人又有禮貌及純品,但很可惜住她一版之隔即陳小姐那房前租户是一名小渾渾,那人為人霸形霸氣,常欠租,再加上他是我大兒子的死黨,兩個人走在一起不是每天無所事事地過日子?便是偷人家姑娘的内衣玩着。我生着這個不肖兒,是我的倒運。但萬料不到我大兒子壞的程度竟去到一個萬劫不復的地步。(續~)


 

鄭梓嵐



| 8th Feb 2007 | 嵐的小品故事 | (315 Reads)

第一回

今晚,剛寫完日誌後,竟然又再寫blog!想將這刻感覺立即寫下:

「七時多,家的電話響起,接聽電話時從電話另一邊聽到“ 嘟、嘟 ”的聲音。

馬上隨即有B君從電話中道出:

「老婆,在那裡?」我頓時一怔!再沒話答上。

此時的我在看着A君給我的書【why we blog】!

當B君再向我提問時我意識地向B君道:

「A君送了一本書給我,名叫【why we blog】!是情人節的禮物!」

B君頓然答上:「叫他去死吧!」我聽後無言而對!

B君再道:「他如此送這書給你即証明情人節當天不會陪著你啦!那這種人不愛也吧!」

聽後又一怔!心暗然........

B君繼續道:「你知嗎?天下間的金錢總賺不完,珍惜眼前人才是最重要!免得日後後悔莫及呢?分享件事你知,從前我當救生員的時候,有位很要好的女朋友,一直相處都相安無事。那年,是我第一次和她過的情人節,但可惜我那天全無意識去為她安排、策劃歡渡一個浪漫的情人節,就過了節日之後,漸漸我失去了她!我由始至終從無想過為她去做什麼?更無想過「情人節」對我和她之間有什麼意義。所以,自始之後,我學憧了珍惜眼前人!而今年情人節!我已對公司道明我不會加班!準時五點鐘放工。和你共度佳節!」

聽完B君的一席話後,心竟然一點兒幸福的感覺也沒有!而心裡只緩緩地生起了這個標題:究竟?情人節的情人,你最重要的是誰?

是我?定或是已漸漸被其他事和物分去了的呢?話淡淡然喚上數句便隨即蓋上電話。

數分鐘後,電話再次響上,電話的另一端是A君:

「C君,在家吃過飯沒有?吃了什麼?還有作吐嗎?」聊聊數句後,A君向我問道:「那人有致電你嗎?」

我回答道:「有,還跟我有以下對話!」

在一字一語地跟A君道出B君的對話,A君聽後感嘆道:

「二月十四那天是星期幾?」

我回道:「星期三!」

A君回應道:「倒不如那天我請假來找你!」

我聽後,隨即無言,心想究竟應附和作聲「好」!定或是不作一聲,任憑他自行評估的好呢?心想道:「附和他答「好」只能擁有所謂表面的行動滿足,而心根本難以達到一致!因在不心甘情願下所作的事也是徒然。我想都是不見面為妙,以免更加因埋怨而使心、身受傷!

經多番思考後迅即回答:「不用了!」

A君聽後一貫作風答上:「那麼,嗯!」隨後再道:

「雖天下間財是賺不盡!但蓋括我真的很窮困,加上不一定要正日那天來慶祝,日後補回也可行呢!」

我聽後心更一沉......再無話可繼續接下去!

重覆的叫着我的名字!使我頓然從失落中回應失落的數句!隨即再關上電話。(續~)

究竟?我應怎做?才挽回失落了的愛?我的情人?究竟?最終你最重要的是誰?

鄭梓嵐


| 8th Feb 2007 | 嵐的小品故事 | (303 Reads)

作品簡介:愛着你!面對你!竟然是一件可怕的事!究竟我要如何在部落格上挽回我想要的愛及你所認為的愛情知足呢?在心存感嘆的同時,愛又會否像部落格一樣只能欲言又止

給看部落格的你: 

每天在部落格上寫着幻變心情:有高、有低、有起、有跌!雖然,每天有什麼情緒、事情發生都不能親身地告訴你!但至少還有一項資訊科技---部落格。使我和你的感情彼此拉近。 

每次見你的留言!見你刊登新的內容,都不禁使我雀躍及期待。 

究竟?這是代表什麼?是愛溝通?定或是人情的交往呢?有時候內心隱藏著不堪一擊的情緒困擾。都是因你愛上了在網絡的交際。 

眼見你每次見面時都為了一班在網絡上萍水相逢的朋友而說不停,反而跟眼前的我在相處間增添隔膜的圍牆也不知。究竟?你心還有我嗎?愛我嗎?有嗎?有吧!……曾經……有吧! 

究竟?是我在愛你的感覺上存有執著及佔有?定或是你心裡隱藏着自由他往的心。百般感嘆及無奈,使我不由得向你的愛開始淡止如水了。 

你知嗎?我真的很愛、很愛你的!我敢以我的性命來打賭告訴你!在此世上除了你父母親之外,一定沒人及得上我對你的愛! 

有時我會自問「究竟?是我對愛有過份的追求?定或是你巳對習慣了的愛已不挽留呢?」(續~)

鄭梓嵐

  

Next